东南大学学生晚上喊楼大骂学校,称不会为高层的愚蠢而买单

“被骂是真的活该,据我了解,很多学弟学妹要在一周内考八九科,甚至有的同学一天就要考3科,这真不把学生当人呀。前几天看到有学生站在窗边撕心裂肺嘶吼痛斥考试周安排,真的是心疼,虽然我认为喊楼这种行为有点愚蠢,但我一想对于弱势的学生而言,他们能有什么办法来抗议呢?教务处的做法不尊重学生的诉求,‘以大局为重,早就安排好了……’看空间最新动态,校长表示要介入整改,大四老狗很同情你们,支持你们抗议。”

“为了提前放假,教务处压缩考试周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很多学生喊楼大骂学校xx,难道东南大学的领导抄作业也不会吗?(学习其他高校的放假安排),学校管理层的敷衍和拖延,不关注问题本身而是想着压热搜、阻碍学生发声,加之之前都尚未完全解决的食堂事件、修路问题、冗长的学期和如此之短的假期,都是引起学生爆发的原因,学生不会为高层的愚蠢而买单。”

“不想讨论学生大晚上喊楼骂学校正确与否,哪怕这次事情最后可以得到妥善解决,但依旧要说,你东做事情不把学生当人已是由来已久的习惯了,向来是拍脑袋做决策,出了问题不想着解决,而是想着怎么保住脸面,既然上面不听学生的声音,但学生只好想办法曲线发声了,不改变对学生的态度,这样的事情只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某东你就好好看着吧!”

“作为已毕业三年多的东大人,真的是看累了学校的一番番奇葩操作,凡事过犹不及,东大行政效率和结构建设必须尽快加强,东大就是这么个神奇的地方,你不跟他说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有问题,你跟他说了他也会好好马上去改正,然而永远是单个事例的累积,根本没有针对不同类事件进行结构化改善。”

“打乱了我的所有复习计划,我认为想提前放假的学生和喊楼的未必是一波人,我是反对提前放假的,我甚至希望晚点或者按原计划挺好的,但是经过学生一闹学校改了,他们满不满意我不知道,但我啥也没干就遭受这种无妄之灾,我觉得有点苦涩,这所大学,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当初我满怀热情来到这里,遇到的屡屡都是失望,我不是一个很聪明很勤奋的学生,但我也在努力地用力地活着,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我措手不及,当歌声响起,‘东南辈出英豪’,是否所谓的英豪,就像现在这样内斗不停……”

看完东南大学学子的“疯狂”吐槽,我只能说学校领导都要哭了,真的是太难了。

一开始学校决定是2月1日放假,结果被学生喷得体无完肤,“到时候回不了家了谁负责?客死他乡连家都回不了。疫情严重了怎么办……”学校迫于压力只好提前一周,将放假时间定在了1月23日,这就必须压缩考试时间,原先可能一天考一科,现在就需要考两三科,结果再次引来大量学生不满……

也许有人不理解一天多考几门有区别吗?早点回家享受度假模式它不香吗?要是搁高中,那问题肯定不大,但关键是大学很多学生都是需要考前“预习”的,需要蓄力冲刺,不然别说考不了高分,可能挂科都是家常便饭了,如果你还是不能理解,那你试想一下:把你突然丢在沙漠里,没指南针、没食物,就问你慌不慌。这种感觉和把大学生突然丢到考场一个道理!

就目前的处境来看,东大真的是骑虎难下,如果硬着头皮继续短时间高强度安排考试,大部分学生接下来的一周将会很痛苦,甚至可能出现大面积挂科现象,而且改试题也来不及了,想来一波正态分布也没空间可操作了。

学校也在积极预防:

如果返回到之前的安排:2月1日放假,可真就是拿起石头砸自己脚了,即便是学生不再抗议,笑话也要传到全国各地了,领导再不爱面子也挂不住这样的操作。

第三种方法:现在,立马放假,回家线上考试,这是学校之前最不愿采取的方法,因为去年线上考试出现了太多的bug,留给学生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各个考90+传出去领导也撑不住舆论的批评。

不过我觉得此方法要是改良一下应该可以,那就是重新出题,提高试题难度,尤其多出一些需要理解概念才能做得出来的题目,即便是学生临场磨刀作弊也是竹篮打水。

当然,还有第四种方法:下学期开学后再考,这有一个弊端是会影响到部分学生过年的欢快情绪,心里老惦记着这事儿,不过比起其他方法的缺点来说,此方法算是很良心了。

回头来看,东大这次翻车最本质的原因还是领导层的优柔寡断,如果能尽早做出决定,给学生留够准备时间,也不至于这么狼狈。而且国家也早就给出了指示:学生尽早放假回家,隔壁的南理工就早在12月中旬告知学生要压缩考试周,当时东大迟迟没有动静,如今学生抗议也是基于积压已久的不满情绪。

你们学校放假了吗?对东南大学这波操作你怎么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