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敬亭回应被叫“三月男友”:很享受 就是有点短

原标题:白敬亭[娱乐影响力人物榜✨第2名][微博]:30岁后,告别曾经的那个白衣少年

5月4日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奋斗正青春——2021年五四青年节特别节目》上,白敬亭与张彬彬[微博]一同合唱了歌曲《军礼》。自2014年出演网剧《匆匆那年》出道以来,白敬亭在观众心中一直都是白衣少年的形象,而随着年龄增长,他对“五四”有了不一样的理解,身上也多了一份责任感。

即将三十而立,问及白敬亭未来的目标,他说,仍然会以工作为重心,拓宽自己的戏路,距离曾经的少年感会越来越远。

五四青年

——伴随成长,变得更有责任感

新京报:此次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奋斗正青春——2021年五四青年节特别节目》上演唱了《军礼》这首歌,为此准备了多久?

白敬亭:没算过,但确实练了很多遍,因为我觉得要把气势和表演融进去,必须要特别熟练才能找到那种感觉。

新京报:当时唱这首歌是什么感受?

白敬亭:在现场和我自己练习,氛围感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后面有很多我们的同学把气势一起烘托起来,就觉得非常的热血澎湃。

新京报:在你过往的成长经历中,对“五四”有怎样的记忆?

白敬亭:我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五四”的理解越来越不一样了,可能现在来讲更加有责任感。随着自己的成长,对“青年”这两个字也有了不同的理解。

《八零九零》

——私底下会叫倪大红[微博]“红红”

新京报:这两年《平凡的荣耀》《荣耀乒乓》《你是我的城池营垒》等作品相继播出,感觉如何?

白敬亭:这几个角色人物感觉差异还挺大的,一起播的话,心里面多少有点忐忑,因为怕观众会刚看完这个戏,突然进入到我的另一个状态里面,会不会有一点儿不适感。但现在看来还好,我觉得不同题材展现给大家不同的样貌,包括我们想表达的东西都不太一样。

新京报: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八零九零》中的过三爽,和你之前的角色都不太一样。

白敬亭:对,他可能更接地气一些,整个人物性格更加外放。我就想塑造一个虽然外表看上去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但内心其实是有一点儿悲剧色彩的小人物的感觉。

新京报:剧中,你和倪大红老师有很多对手戏,和这种老前辈合作,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

白敬亭:我们在之前另一部戏上其实有合作过,但没有对手戏。这一次合作的时候非常紧张,因为跟这样非常优秀的演员前辈一起演对手戏就很忐忑,但他人很好,私底下他让我叫他“红红”,不要叫老师,就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而且他现场非常灵活,会根据道具空间去增加调度,增加整个气氛的生活感。

“三月男友”

——享受这个三月,只是有点儿短

新京报:如今大家总是提到“流量”,你从什么时候感觉到自己有流量的?

白敬亭:可能最初是从《旋风少女》那部剧播出之后,短暂的时间里,我的微博点赞数、转发量、评论数,包括我拍完戏回到北京机场,被很多人认出来,也有接机的粉丝。那个时候,是我最初对流量有了一个概念,觉得有这么多人关注到你。但随着自己对演员这个职业更深入的了解,就不会太在意要去巩固流量,还是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我觉得流量这件事情就是顺其自然。

新京报:接机或拍照这种行为,会给你带来困扰吗?

白敬亭:会有一些,主要是比较担心大家的安全问题,因为我们有很多行程要很晚才能到达机场,下飞机会看到很多女生自己单独来,觉得有一点点不安全。后来我们也发过一个声明,希望大家在我们有行程的公开场合,安全地见面。

新京报:《你是我的城池营垒》播出后,很多人将你誉为“三月男友”,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白敬亭:太短暂了。首先非常感谢大家的喜爱,我也很享受这个三月,希望之后可以成为大家四五六七八月的(“男友”),会被大家喜爱。

未来目标

——要和曾经的白衣少年,说再见

新京报:马上三十而立了,有什么目标吗?

白敬亭:我自己不太会因为年龄去划一个阶段,还是以自己的工作重心为目标。30岁后想拓宽自己的戏路,原来的白衣少年,少年感这些形象,会远去了。

新京报:以后接剧本,对角色有什么考量吗?

白敬亭:希望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跟之前的角色多多少少有一些差异,也希望自己在情感题材,像古装、民国题材作品上能够更加拓展一些,之前接这种类型的戏比较少。

新京报:你的粉丝中有很多年轻人,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吗?

白敬亭:我觉得还是要专注在自己的生活上,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要轻言放弃。

新京报:“奔着一个目标使劲努力”和“顺其自然”,你认为哪一个更符合你现在对生活的认知?

白敬亭:我觉得这两个好像不是特别冲突,都要有。遇到不同的事情,保持不同的心态,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强求,就是要顺其自然,但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去努力,去够一够,要视情况而定。

新京报资深记者 滕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