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事件后 还有哪些“咽喉”能掐住全球贸易

原标题:苏伊士运河事件后 还有哪些“咽喉”能掐住全球贸易

一条货轮堵塞全球重要海运通道的“咽喉”,造成国际航运大瘫痪,让全世界跟着一起着急。

巨型货轮“长赐号”3月23日清晨时分,在向北航行通过苏伊士运河时,忽然船头一头扎进了运河东岸,就此搁浅,堵住了整条航道。

在此后的6天7小时,它一直保持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姿势。

由于埃及政府至今尚未公布调查报告,搁浅的原因众说纷纭,包括沙尘暴、强风和人为失误等。

2021年版的“苏伊士运河危机”,不仅让各国意识到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也让苏伊士运河、马六甲海峡和巴拿马运河等海上交通要道的抗风险能力,成为国际关注焦点。

苏伊士运河几经拓宽

在事故发生后的5月11日,埃及总统塞西批准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提交的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拓宽计划,该计划预计在2年内完成。塞西承认,今年3月发生的货轮搁浅事故凸显了加宽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的重要性。

事实上,苏伊士运河自1869年建成以来,一直不断地在拓宽,挖深和改造。初建成时,运河平均深度仅为8米,如今已经达到24米。埃及政府近年来在苏伊士运河上的大动作,是2015年在运河北段开通了新苏伊士运河,长度为72公里。

作为苏伊士运河一部分的新运河为原有航道提供了双向通航条件,将船只的通航等候时间从原先的22小时缩短至11小时,并允许更大船只通过,从而提升运河通航效率。

苏伊士运河连接地中海和红海,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是往返亚洲和欧洲之间的最短航道。与通过好望角绕行非洲大陆的路线相比,通过该运河可以省出将近两周时间和大量燃料成本。

也正因为如此,全球航运对苏伊士运河依赖较强。该运河每天会通过约96亿美元的货物,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量的12%。除了刚刚发生的堵船风波,苏伊士运河的风险还在于地缘政治的诊断。

1967年6月,在遭到安全威胁后,以色列对埃及等中东国家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以色列迅速将战线推进到苏伊士运河东岸。埃及为了防止以色列军队渡过和使用运河,炸毁了运河上的桥梁,并且在航道上凿沉船只、铺设水雷。

即便如此,埃及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以色列的攻势,却让苏伊士运河彻底断航。直到1975年,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关闭8年之久的苏伊士运河才终于疏通完毕,再度对外开放。

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通过该运河的船只接近1.9万艘,平均每天51.5艘,货运总量超过10亿吨。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这些重要海上“咽喉”

通过这次堵船事件,如何保障其他重要海上咽喉的安全,也成为国际社会深思的话题。

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马六甲海峡,是东亚国家的海上能源生命线。这条全长1080公里的国际水道,由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三国共同管辖。

在人类进入航海时代以来,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就未曾改变过。过去,瓷器、茶叶和香料是这条航道上的主角,如今已经被波斯湾的石油、中国的工业品、日韩的电子器件所取代。其中,以能源的重要性最为突出。东亚国家大多数进口的能源会通过这里。以日本为例,约有90%的进口石油都要经过此地。

如同苏伊士运河一样,马六甲海峡最大的烦恼也是“窄”——南端最狭窄处仅2.8公里,最浅处仅有23米,限制了可通航船只的吨位,且时常需要清除淤积泥沙作业。但每年仍有超过10万艘船只通过这里。

除了自然因素外,海盗问题是长期困扰马六甲海峡发展的一个因素。以马六甲海峡一部分的新加坡海峡为例,2020年全年,新加坡海峡的海盗事故超过30起,创四年内新高。

位于中东的霍尔木兹海峡,是波斯湾通往印度洋的唯一要道,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素有“海湾咽喉”之称。它位于伊朗与阿曼之间,宽约50公里、深不过60米。

波斯湾沿岸国家盛产石油和天然气,全球大约三分之一的海运石油贸易依赖这一海峡,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艘油轮进出海峡,它也因此被称为“油库的阀门”。同时,从霍尔木兹海峡运出的液化天然气占全球总交易量的三分之一。

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霍尔木兹海峡也一直是区域的兵家必争之地。如今它成了伊朗与外界关系的晴雨表,1984年两伊战争中,伊朗首次封锁了霍尔木兹海峡,最终引发美国干预。

而伊朗最近一次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大动作是在今年1月扣押了韩国油轮。韩国媒体认为扣船与韩方冻结伊朗在韩资产有关。伊朗频繁在霍尔木兹海峡上动作以达到自身的外交目的。此前在2019年7月,伊朗以涉嫌违反国际海事法规为由,扣押了英国油轮“史丹纳帝国”号,以要求英国释放被扣的伊朗油轮。

打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巴拿马运河,其在缩短航程的重要性上可以与苏伊士运河媲美。这条人工运河位于中美洲最狭窄之处,有了这条长约80公里的运河,往来的船舶不必绕行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让美国东西海岸之间的航程缩短了11000公里。

与苏伊士运河相比,巴拿马运河更为狭窄,航运能力有限。2016年,历时9年的巴拿马运河扩建工程完工,允许通过的船只最大吨位提升到7.8万吨。相比之下,苏伊士运河可允许通过的最大载重吨位为24万吨。

相比而言,巴拿马运河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较低,但巴拿马运河管理局表示,因气候变化造成的缺水是运河未来所面临的最大挑战。管理局希望采取进一步措施缓解缺水状况,包括开发地下水源、引入水处理厂的排水、向运河水域引入其他河流、建设新水库以及海水淡化等。

今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逐步走向复苏,海运价格已大幅上涨,而新发生的苏伊士运河堵船事件,让全球海运市场变得更加不确定。苏伊士运河、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巴拿马运河等关键“咽喉”能否通畅,将成为关乎世界经济稳定的重要因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